囧木

Root x Shaw

Cheese Cake

甜甜甜

POI百合病社:

管理员:抢到红包请大家吃糖的门牙酱棒棒哒!


frontteeth:



我真的只是手癌点开了一个红包,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有这么个规定!!!!!!!!为什么不鲍照就要码字!!!!!!









不是开完笑!不是开玩笑!不是开玩笑!全篇OOC预警!因为写的太无边无际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看第二遍就不打tag惹求轻拍Orz
















都这样了还要点进来?




















好吧。




















































在肖进门之前,里斯和弗斯科两人合力将烤箱抬进了安全屋。他们在芬奇喋喋不休的指示中将它放在了他们事先清理出来的厨房的一块空地上。




“好了,我们的甜心小姐什么时候能把另一个不那么甜的甜心带回来?”弗斯科警探直起腰板来,因为和里斯先生的身高差关系,那个烤箱超过一半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恐怕就快到了,警探。不介意的话,能不能从你背后的冰箱里把牛奶拿出来?里斯先生,请你从上面的橱柜里把砂糖和面粉拿出来好吗?”芬奇颤抖的手扶了下眼镜,再从一旁的购物袋中依次取出了柠檬玉米淀粉鸡蛋黄油奶酪等物。




两位警探乖乖照做了。




他们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连忙转过身去。肖一只手拄着拐杖率先走了进来,根则紧紧地跟在她后面,看上去随时都可以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肖。




可肖才不会那么容易摔倒呢。




“真高兴我的生命里现在有两个瘸子了。”弗斯科警探一脸惊讶。




“我也很高兴,不是在尸体袋里见到你。”里斯先生一脸的玩味。




“打住,”肖打断了芬奇正要说出的贺词,虽然她知道芬奇先生说出的话会相对让她受用,“我从医院里爬出来可不是为了听你们废话的。等等,那是什么?”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芬奇先生答到:“那是我们刚租回来的烤箱。”




“我真不敢相信你现在已经穷到烤箱也只能租了。”肖的心情显然比刚进门的时候好多了。




芬奇先生默默将头转向根:“你想要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格罗夫斯女士。”




根此时也走到了肖的身边:“谢谢你,哈罗德。不如到一边坐着等等?”




“说得没错,我们早该坐到一边去了。”弗斯科率先走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并长长舒了口气。




里斯和芬奇对视一眼,非常默契地尾随弗斯科。




“不解释一下?”肖用她空闲的左手拿起了个柠檬。




“如你所愿,我们做个芝士蛋糕。”




与肖的性格不同,肖一直都挺喜欢甜食的, 就像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好看一样。在根给她找的私人医院里,她无时不刻不在想念蛋糕。可那破诊所能保住命躲过追杀就不错了,哪里能有吃上香甜松软的蛋糕的可能呢。




肖侧过脸来看着根好确认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忘了吗?我也是做过糕点师傅的人。”根对她笑了一下,绕过她走到水池边放置着砧板的地方。只见她熟练地将蛋清与蛋白分开,又将奶油奶酪牛奶隔热水搅拌起来,边搅拌边加入黄油蛋黄。动作非常熟练。




“你当了多久的糕点师?”肖将半边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一边的吧台上。




“不久,但是会做蛋糕有一段时间了。”根抬头看着她,“介意帮个忙吗?”




肖看着自己包着药的脚,“如果你觉得我能帮到的话。”




“帮我榨点柠檬汁好吗?“




肖找到那台放置在触手可及的位置的专用榨汁机,靠在墙边将柠檬放进去榨起来。




根接过榨好的柠檬汁倒入面前的糊状物里。接着加入低筋面粉和玉米淀粉,弄好之后放进了冰箱里。




“再帮个忙,我需要更多的柠檬汁。”根微笑着将空杯子递给肖。肖翻了个白眼。




一直躲在一旁的沙发里围观的弗斯科有点无语。“嘿,那位怎么老使唤伤员做事。”




“你总得给肖找点事做吧。”里斯瘪了瘪嘴。




弗斯科先生耸了耸肩。




芬奇先生则一直盯着他的电脑屏幕,当作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这边根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从冰箱里取出凝结好的奶酪糊,将她刚做好的蛋白霜倒进去一点点翻搅均匀。“肖,能把烤箱打开加热吗?设定预热时间十分钟。”




肖则一瘸一拐地走到烤箱旁边将它打开,设置完毕。




整个空间只有人类的呼吸声,机器的运转声,芬奇手指击打键盘的声音,和根手里的动作带来的声音。




气氛诡异又平静。




“没有什么想说的?”根并没抬头,她知道肖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她。




肖得承认,这时候的根和任何时候她见到的都不一样。她就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在下厨的女人一样平凡。她不是那个无人理解的疯子天才,不是手持双枪的艳丽杀手,也没有平常的调情话语。她太平凡了,她就像个普通人。




这一点稍微地.....也不能形容,但这让她想起还没和父亲和她分开之前的妈妈。




她竟然有那么一秒,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




“说什么?称赞你的手艺还是责怪你浪费时间?”




“不如说说看那天你没说完的话?“根顿了顿手头的动作,又接着搅拌起来。




”我觉得我那天已经说完了。“肖耸了耸肩,“而且那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根将蛋糕模具底部用锡纸包起来,并在内部涂抹了一层黄油。“我很hot,我对枪很擅长,你很喜欢这一点,我们在一起有如天雷勾地火。我还以为你能再说更甜蜜一点呢。”根笑着转头对她说。




肖颇不自然地偏转了头。




拌好的蛋糕糊倒入模具,又加上水,根将它放进了烤箱里。




“大概要一小时,要不要进房间里休息一下?医生嘱咐过你不能站太久。”根示意她拿着医用拐杖跟着她进房间休息。




“我就是医生......算了,走吧。”




她们于是一前一后进入房间。这时客厅的三位男士才略松了口气。




“现在的小年轻谈恋爱怎么这么麻烦?”弗斯科咕哝着。事实上,他现在挺饿的。




“或许是只有这两位这么麻烦。”John深表理解。




“里斯先生,我不确定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有没有当初介绍的那么好。”芬奇小心翼翼第看了闭上的房门一眼,谨慎地说道。




他们立刻不说话了。




看着肖坐在床沿并安放好自己的伤腿后,根轻轻靠在门边。“现在也不乐意谈谈?”




肖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脱了。“或许,或许我们可以试试。我是说,不谈情说爱的试试。不,也不对......"一向伶牙俐齿的她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不能像对着之前所有哭着喊着的男人一样对她,根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好,我知道了,“根看着她,放心大胆地勾起了两边嘴角,熟悉的颤音轻轻地流泻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不要哭,不要闹,不和你抢吃的和枪和小熊,你还有别的要求吗?”




肖猛地抬头瞪着她:“什么鬼?”




“我还可以保证不拘束你,但是你最好别和除了我以外的人上床。还有,别再充大头去送死。我没有别的要求了。”




肖目瞪口呆。




“大约40分钟后出来吃蛋糕,Sweetie。”根看也不看她的后续反应,推门走了出去。




肖坐在床上和自己绑着厚重膏药的腿眼对眼。不知怎的,她竟然觉出了一点和愤怒完全相反的情绪。








当蛋糕送入她的嘴时,那香糯松软的感觉与她想象中丝毫不差。




“你得快点好起来,哈罗德说他刚才截获了一条新的消息,那些人可没打算放过你。”




“我也没打算放过他们。”肖吞下一大口蛋糕,“顺便说一句,你做的蛋糕一点都不好吃。”




根越过她看着客厅里三个吃的津津有味的男人,又转过视线来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




“你真会说甜言蜜语,Sameen。”
















能坚持到这儿还没来neng死我的都是真爱QAQ






评论

热度(175)

  1.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门牙门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