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木

Root x Shaw

嘿嘿

POI百合病社:

frontteeth:

脑洞/用梗/绘图 @囧木 脚本:我

这算是圆了小朋友一个短漫的梦想,也谢谢她帮我圆满了一个愿望233

圣诞快乐!

舞会

“Harold?”肖刚从身上扒下穿了一天的衣服,芬奇的电话便如约而至。

“Sameen?可否麻烦你到地铁站一趟?”

“马上到。”

 

“这就是我们的新号码。Tom Smith,就职于纽约某公司IT部,提供软件技术支持。目前还不知道这位是受害者还是嫌疑人。Ms. Shaw,”芬奇将号码先生的照片贴到玻璃上又转身对肖说到,“过几天就是他们公司的平安夜舞会了,希望你能注意安全。”

“行了,我能搞定的,别那样看着我。”

 

肖再次低头确认了自己周身没有任何破绽,直起身体向舞厅门口走去。她没注意到先她一步进去的某个高个女人,自然也就没注意到那人有意无意瞟向她的目光。

此时她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芬奇给的目标身上,并不出意外地注意到他身后不远处猎鹰一般的目光。出现了。正想抬步往号码的方向走,肖却突然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猛地转身按住一只手,却发现那人就是根。

“你也接到消息了?”肖跟着根向舞厅的一角移动,压下声线询问到。

根领着她来到桌前,并递给她一杯鸡尾酒,“机器需要我来这里,给你打个掩护什么的。你看到他后面的那个高个男了吗?他怀里有一支针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那是什么。手腕里藏有小刀。看起来不打算用枪。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在号码旁边跳舞,尽量隔开他和高个男的距离。你觉得怎么样?”

“我有反对的理由?”

“华尔兹,不错吧?”

 

灯光渐渐调暗。暧昧的光线一点点溢满整个大厅。根向着肖伸出右手“May I?”依然欠揍的笑脸在或明或暗的光线里——肖将手放在她伸出的手中,由她引领自己慢慢晃悠进了舞池,并不断向号码先生靠拢。“下次要还有这种跳舞的机会,我要跳男步。”

根扑哧一笑:“是指我光着脚你踩着高跷的时候吗?”

肖也跟着皮笑肉不笑:“你今天的废话特别多。”

“随你。我们到了。”

根调整了一下步子,领着肖缓缓踩着舞步。“看来号码先生略受欢迎,周围向他靠近的可不止我们两个。这次也是夫妻的仇怨?”肖借着根的遮挡打量着身边的状况。

“应该不是。他也是个IT新星,但是这次使他大获成功的软件却并不是他的手笔。我猜那位高个男就是这个作品的亲爹了。”

“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软件。”

根与肖跟着舞曲旋转了几圈,又继续回到POI的身边,顺道把高个男带离了POI周围。“说起来,你上次好像也和号码先生跳舞了。感觉怎样?”

“对一个一直在套你话的舞伴,你觉得有趣?”

“我和他谁的舞技更好呢?”

肖不着痕迹地改了舞步的方向,又一次挡开了高个男,“懒得评价。看到你4点方向的男人没?他好像看着你好久了。”

根向那位正对着她举杯示意的男士扫了一眼,轻轻笑了一下:“你现在的样子可真好看,我觉得那位在看到你的正脸之后不一定会对我感兴趣。”根看向她的笑脸遮掩在迷蒙的灯光里,低头的动作使得肖无法确定她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她只能盯着根的眼睛。根漂亮的大眼睛里依然是她最无奈的令人费解的暧昧意味。“我真喜欢你认真看我的样子,就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根的低语唤回了肖的注意力,肖很快把视线调向一边。“闭嘴,如果你不想看到精英男倒霉的话。”根瘪瘪嘴,一个右外侧位的退进把肖带回了POI身边。

随着舞曲节奏的变换,她们又连着几次借着舞步隔开了高个男,根注意到了对方渐有愠色的脸。而肖则发现号码先生的目光正向她们投射。

“看来我们的舞会要结束了。”肖抬头看向根的眼睛。柔和的光线洒在肖的脸上——“那就陪我好好跳完这支舞。”根领着肖一个错身,同时逼得号码先生向她们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了他的仇人。他明白了过来,开始慢慢向门口移动。

肖和根踩着节奏不缓不急的跟在他和舞伴的后面。“倒挺灵光的。”肖侧着脸看着他们,却忽然觉得颈侧有些湿气。“O learn to read what silent love hath writ.To hear with eyes belongs to love’s fine writ.(学会读用缄默的爱情谱写的诗,用眼睛听才能悟得爱情的真谛。)”根的颤音呢喃着响在肖的耳边,气息均匀地洒在她的颈侧。根借着舞蹈最后一步,轻轻亲吻了肖的侧脸,“顺便再说一句,Merry Christmas。”

肖愣住了。她甚至没听明白刚才根说的每一句话——好吧,还是听懂了圣诞快乐——之前那句应该是什么诗吧——根拉着她尾随着号码先生的步子走出大厅,她们都明白高个男也马上就要冲出来了。

“能不能问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我们是谁不重要,但你要么跟着这个高个女走要么就等着被里头那个高个男弄死,你选一个。”反应过来的肖撇过头不看根,径直对POI扔下这番听上去像威胁的话。根转向肖,突然伸手抹了抹肖的侧脸:“抱歉,一不小心留下了唇印。”肖的脸瞬间泛起红色,她猛地后退一步,恼怒地讽刺了根一句“你真会撒娇”,然后快步向舞厅出口走去,看上去似乎憋着一肚子火正打算找人算账。

“So,is she your girlfriend?”精英男疑惑地看着根。

“Not,”根领着他头也不回地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嘴角微微翘起,并不看向对方,“yet.”

“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