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木

Root x Shaw

Anoxia

呜啊啊啊啊啊萌死啦关键时刻有点温柔的大锤哇啊啊啊啊O<--

POI百合病社:

J.Diction:



9A.M.


"Morning Ms.Shaw. We got a new number". Finch蹒跚着走进图书馆,对着卧倒在沙发上睡的四仰八叉的女人说道。回应他的是一阵死寂。


"Ms.Shaw?" Finch犹豫着走近了一点,鼓起勇气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然后他就后悔了。


Shaw眯着眼从沙发上猛地弹了起来,一只手卡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里的枪指着他。Finch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他算是体会到了为什么Jhon认真地提醒过他:千万不要在Shaw睡觉的时候吵醒她。


"It's you." Shaw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看清是谁后又直挺挺倒回了沙发。


"也不是说你不能住在这里,但是偶尔还是应该回家吧。"Finch惊魂未定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顺便扫视了一下周围满地的垃圾。


"我家没有暖气。"


"清醒一下,我需要你的协助,Mr.Reese正在华盛顿处理别的案件。"Finch把一张新的照片贴在了背板上。


"Amanda Miller,28岁,在市区的一家咖啡店当厨师。从现有资料来看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似乎是个过着简单生活的女人。"


"所以我要每天在那个咖啡店守着吗,花费你报销吗。"Shaw盘腿坐在沙发上,把乱糟糟的头发扎在了脑后。


"那样似乎没什么效果,毕竟我们不知道还剩多少时间。不过我刚刚找到她在住房网站上登的广告,她需要一个室友。要求很简单,female,non-smoker."


Finch担心的看了她一眼,"你...可以吗?"


"Why not."Shaw面无表情的回应他。




Shaw并没有盲目自信,Finch怀疑这位女士是不是使用了某种武力威胁,让她竟顺利的成为了Amanda的室友。


"我看起来像那么下三滥的人吗。"面对Finch小心翼翼的疑问,Shaw这么回答。


"你说什么?"Amanda听见Shaw突然对空气说话。


"噢没有,我什么也没说。今天的蛋糕呢?"


有一个厨师室友的好处就是那些卖不掉的蛋糕甜品,全都被Amanda带了回来送进了Shaw无底洞一般的胃。


其实自己成为她的室友并没有多困难,她只是威胁了一个小混混去骚扰夜晚下班的Amanda,然后自己"恰好"出现解救了她。再恰好的发现对方正好在找室友,而自己需要一个新住所,就这么简单。并且,这位单纯的女士对于Shaw"学过一点功夫的医生"这个身份深信不疑。


现在是他们合住的第六天,Shaw依旧没发生任何异常,甚至正常的让她觉得不正常,这已经超出了机器一贯提前预警危险的时间。Finch去了华盛顿协助Reese,现在的她只能孤身作战。她想着这该不会这是什么乌龙,自己不得已要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吧。不过,天天有好吃的好像也还不错。


不过接下来的那天,她就发现了危险所在。




今天Amanda邀请她去她工作的咖啡厅,说有新菜品上市要让她第一个品尝。她踏进门的瞬间就感到一阵介于凉意和敌意之间的奇怪感觉,当她看见前台的人,她恨不得把腰间的枪拔出来把整家店都扫射个千疮百孔。


"May I help you." Root笑得依旧暧昧不明。


"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姐,如你所见,我是负责点餐和收银的。"依旧是维持标准的假笑。


"R-o-o-t."Shaw从牙缝里挤出这个词。


"Sorry, 我们这里没有这个菜哦。" 




"Shaw,你来了啊。" Amanda穿着厨师服走出来,及时拉走了快要发飙的Shaw,"你不用点菜呀,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前台那个人有点面熟。"


"那个是新来的服务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服务生突然不来了,正好她来应聘。很巧吧。"


"Hell yeah."Shaw咬牙切齿道。


来不及再愤怒,吃货的本能已经让她被眼前满满的食物吸引去了注意力。


Amanda说这些都还没有在菜单上,"你觉得哪个好吃我就主推。"


"肉多就行。"Shaw嘴里塞得满满的。


Root一边微笑着给客人点餐,一边在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对话。本来自己才是应该成为Amanda的室友,却被Shaw捷足先登。不过根据Amanda看Shaw的眼神,她明白就算自己和Shaw去抢,她怕是也不会选自己。


不过,轻易认输怎么可能是她的作风。




Shaw在咖啡厅附近等Amanda下班,避免她在路上遇到什么危险。说白了,她定义的危险就是Root. 接近11点的时候,她却看见Amanda和Root一起出现在了她面前。


"Shaw,Amy忘了带家里的钥匙,今晚让她住我们那里吧。"


"没带钥匙我能帮忙打开。"Shaw把Amanda拉到了自己身后,抬头对上Root的眼睛。她的眼睛真漂亮,可惜就和她的心一样,深不可测。


"Hey, Shaw对吗。" Root搭上她的肩膀,"我不仅没带钥匙,而且我那里最近一周都没有水,你不会这么残忍吧。"


"Whatever."她把Root的手从自己肩上移开。她知道跟这个女人争论是不会占上风的,并且她有点好奇Root到底能搞什么鬼,从而她也就能知道,Amanda到底是有什么她没有发现的危机。




Root礼貌的提出睡沙发,全程没有任何过激的异样表现。乖巧的像只兔子。Shaw也没有理会她的存在,依旧是和之前的夜晚一样,吃完了蛋糕,洗了澡准备回房间睡觉。可不到15分钟,她的门就被Root敲开了。她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发尾滑落的水滴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的吊带睡裙,看起来就不安好心。


"出去." Shaw坐在床上瞪着她。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正在擦拭的枪。


"让Harold放弃吧,这个目标是我的。我来保护最安全。"


"你就是最大的危险。出去,我要睡觉了。不然我的枪很可能会走火。"


"Shaw,你就是每次都这么倔强,才让我又爱又恨。"Root突然走近了Shaw,"你刚刚吃的蛋糕味道怎么样,那可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哦。"


"你!"话音未落,Shaw已经倒在了床上。


"时间刚好。" Root扬起胜利的微笑。




Shaw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梦里她在和Root做爱。Root的唇,锁骨,胸,腿,眉眼,每一处都如同看起来的一样美好。Shaw从不否认Root很迷人,很性感。但由于太多前车之鉴,她依旧在欣赏她和厌恶她之间徘徊。


"Sameen, kiss me. kiss me." Root的声音在环绕,异常妖娆。Shaw如同不受控的傀儡,只知道一直吻她,一直在她身体里冲击。反正她自己也不愿意停,希望这个梦不要醒。




Shaw觉得脸上痒痒的。但又和被bear舔醒的感觉不一样。她睁开眼,往右边转过一点视线就看到Root正枕在她的肩膀上,用指尖在自己脸上画圈。从肌肤的触感判断,两个人应该都是赤裸着。她一时间丧失了言语的能力,对上Root迷离的眼睛,她只记得昨天自己被下了药,然后就昏睡了过去。


"Morning." Root亲吻了她的脸颊。


"你...我们,不可能!"


"亲爱的,你真绝情,昨晚那样对我,现在却翻脸不认人了。"


"别骗我,你又在搞什么鬼。"


"You'll see."Root向她眨了眨眼。


咔哒一声门被打开。Shaw忘了,每天早上差不多10点Amanda就会来叫她起床,问她要不要吃早饭。尽管她每次都拒绝。可今天在Amanda眼里所看到的画面是:Shaw和这个她认为叫Amy的女人,裸露着躺在一起。


在任何人来得及反应之前,Root突然从喉咙里爆发出了哭腔。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Shaw,你不过喝了点酒,就...就给我下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Root捡起地上的衣服往门外跑,路过Amanda时,她装作可怜的说,对不起,我真没想到她是这种人,我不该轻信她说只是想跟我聊聊天而已。


Shaw的下颚几乎要掉到地上。


"我..."此刻大概说什么都是多余。


"你太让我失望了。" 随后她听见了Amanda摔门而走的声音。


"Hey!"Shaw匆匆忙忙穿好衣服跑出卧室,看见Root坐在沙发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Shaw掏出枪指着她,"你太过分了。"


"都说过了不要跟我抢目标。再说了,你每天像个保镖一样跟着她。不制造点独处空间她怎么能面临危险,你也不想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吧。"


"荒谬。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残忍。"


"谢谢夸奖。看在你这么美的份上我就告诉你。Amanda有一个叫Frank的哥哥已经失踪9个月了。全世界都找不到他的信息,连‘她’都找不到。我想那个可能就是突破口。"


"不用你说,我也会找出来。"




Shaw从白天等到了晚上,也没有在咖啡厅等到Amanda的到来。悻悻回家,她发现Root也已经走了。昨晚的事有些不真实,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做梦。


没有了固定出现的蛋糕她觉得无比空虚。打开冰箱拿出一大瓶牛奶,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感觉好像好了点。胃真是个容易被惯坏的器官。


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图书馆找一找资料,她听见窗边有人闯入的声音,想必那不会是Amanda回来了。Shaw小心翼翼走过去,看到了一个有些狼狈,满脸胡渣的男人,也满脸诧异的看着她。


"你是谁。"两个人同时开口。


"我是Amanda的哥哥,她在哪。"


"你就是Frank,你不是失踪了吗。"


"我没时间跟你解释,她在哪,我必须见一见她。"Frank的情绪看起来很激动,明显就是受到了不小的威胁。


"不知道,一整天都没联系到她了。"


"Shit."Frank想往外跑却被Shaw一把拉住压在地上。


"你干什么!"


几乎同一时间枪声四起,整个房间就像个可怜的枪靶千疮百孔。


"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Shaw把Frank推进厨房,"stay here."


凭着判断,敌方有至少7个人,火力装备充足。不过好在Shaw从来不把人数当做什么致命因素,也不认为子弹的数量有多重要。


消灭对方全部来人,一共费时57秒。果然是没有吃东西,影响了发挥。




她不确定是否还会有第二波袭击,所以趁着眼前的威胁暂时消失,她立刻拉住Frank从他进来的窗户逃了出去。跌跌撞撞跑到街上,一辆车适时停在了他们面前,里面是Shaw想见也不想见的人。


"Hey kids, wanna a ride?"


Shaw翻了个白眼把Frank推进了车里。她清楚现在不是闹内部矛盾的时候。


"Amanda被绑架了,他们把她关在了Brooklyn的一个仓库里。"


"你怎么会知道,你们到底是谁?"Frank看起来依旧惊魂未定。


"也许你应该先回答我们的问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抓你,甚至不惜牺牲你妹妹。"


"我...加入了黑帮。和我一组的人偷了他们的钱跑了,现在他们要抓我,可是我怎么会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真倒霉。" Shaw一方面担心Amanda,一方面对于案情逐渐明朗的感到喜悦。


Root突然开口问,"你的伙伴没有提到他可能会去哪吗?" Shaw很讶异这个女人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


"没有,他只说过有一天不干了就去巴黎。可是这种随便的玩笑话,我跟他们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Alright." Root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车到达目的地。漆黑的仓库静的像个坟。Shaw依旧让Frank待在车里,以便有突发情况。


"你也别去了,在这里等我吧。"Shaw对Root说。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看你死了,你还要对我负责呢。"Root从车里拿出两把枪,放在自己腰间。


"那你最好别拖我后腿。"


两个人紧握着枪从一扇破碎的窗户潜入了仓库。周围一片漆黑,让人怀疑这里是否真的有活人存在的痕迹。Root牵住了Shaw的一只手问,May I?


出乎她的意料,Shaw并没有立刻甩开她,反而紧握住了她说:跟紧我。


Shaw明白这种荒草丛生鸟不拉屎的仓库里,机器是派不上用场的。失去了机器的Root,在她看来不过是个弱不禁风的普通女人。


Root在黑暗里笑了,Shaw冷漠的外表下偶尔不自觉的温柔让她完全没有抵抗力。


失去了机器的保护,所有行动都依靠着本能和多年出生入死练就的技能。尽管是在黑暗里,Shaw还是准确的判断出了所有敌人的方位。加上Root高明的枪法,解救比想象中顺利。见到被蒙住眼睛绑在凳子上的Amanda的时候,Shaw刚刚换上第三个弹夹。


她把蒙在Amanda头上的布扯开,割开了绑住她的绳子。


"Shaw?!"眼前的人上一秒还只是她的室友,此刻却举着枪如英雄般降临,她感到无比吃惊。


"我们是来救你的,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


"我...后面!"




砰。


"Shaw!"Root挡在了她的面前,但在来不及开枪之前,她已经倒了下去。


Shaw对着最后一个敌人的脑袋狠狠开了无数枪。


那一枪击中了Root的小腹,这种痛Shaw深深领教过,不及时处理会有生命危险。


"我这算...拖你后腿了吗。"Root拉扯着微笑。


"你可别想就这么死了。"她对着Amanda喊道,"来帮忙,把她扛出去!"




可怜的两兄妹没有来得及分享重逢的喜悦。就已经飞驰在黑夜里。Frank尽力把车开到最快的速度,副驾上的Amanda眼中满是担忧,不时回头看她的救命恩人们。


Root靠在Shaw的肩膀上,一只手无力地环住她的腰。Shaw正紧紧护着她的伤口,防止她流血过多。


"Shaw,真喜欢看到你担心我的样子。"


"别说话,省点力气。"


"偷偷告诉你...那天晚上,你不是在做梦。"Root贴在她的耳边幽幽说道。说完话,她在Shaw的怀里昏迷了过去。


见鬼,这个女人到临死了还要骗我吗。不要死,求你了,不要死。Shaw攥紧了拳头。




Root醒过来的时候,Shaw正站在床边看着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只是觉得Root该醒了。


"我竟然没死,看来你的医术不错。他们呢。"


"早就拿着新身份走了,你已经昏迷了快30个小时。"


Root用力撑着身体想让自己坐起来,Shaw上前扶住她。Root伸手环住她的脖子,两个人距离很近。


"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天晚上。"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回答我。"


Root吻住了Shaw,不知这算不算回答。深深的唇齿纠缠,没有撕咬,没有血腥味,没有争锋相对。也许是刚刚经历过生死,此刻的Shaw散发出Root从没体会过的温柔,足以让她沉溺窒息。


"和你梦里的感觉一样吗。"依依不舍的分开彼此,Root问道。但似乎她并不在乎Shaw的回答,只是又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唇说,"我要走了。"


"去哪?任务不是完成了吗。"Shaw缺氧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


"你真以为Frank是被黑帮追杀吗?想必你没有注意到他手臂上的芯片吧。"


"德西玛..."Shaw如梦初醒,脑子里所有凌乱的环节都连在了一起。


"是的,他和他逃跑的同伴都是工程师,德西玛会对他们下杀手,说明他的同伴偷走的肯定是什么重要资料。所以我要去趟法国。"


"我陪你去。"几乎是没有一秒的犹豫。


"Shaw,你真可爱。其实你不用真对我负责的。"


"闭嘴。我刚刚才救活你,再让你死太快了浪费我时间。"


"你就不能说一句真心话吗。看在我为你挨了一枪的份上。"


嘴里没一句实话的人难道不是你吗。Shaw低着头走到门边。




"我想保护你。好了不要让我说第二遍。"Shaw背对着Root,脸红的像个番茄。


Root笑了,她觉得这段旅程一定会很美妙的。




评论

热度(128)

  1. Faith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风束谨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可惜作者都不再写了,留好。
  3. Ri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