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木Cheese

Root x Shaw / 三体 史罗 / 喜欢平面的UI狗

【史罗】萤

谢谢夙愿酱带来的这么好吃的粮T-T 合作画图真是太开心了 再看一次突然又觉得如果真的是配三水他们看蝗虫 而陪罗辑时看的是黑夜中的萤火虫 还真是浪漫又心酸啊😔

夙愿:

这是和 @囧木Cheese 一起写/画的问卷的第八题❤
——————————————————————
趁着史强去停车的功夫,罗辑抬起头环顾着黑夜里的新生活五村。居民楼上,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又重新亮起了暖色的光,想必一个多小时前那群拜倒在他脚下的人们已经回到了他们本该在的地方,就像他说的“所有人都回家吧,回到正常的生活”。那两个要求能这么快变成现实,实在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走吧,今天发生的事可真够多的,估计你累坏了。”
罗辑站着没动,看着史强向前走了几步后发现没人跟上来,他有些奇怪地回过头。
“大史,我有点不想回家,咱们能不能在外面再待会儿?”
听到这话史强有些诧异,他张张嘴,忽然注意到罗辑的神态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心想他可能还有什么话憋着没说,“行。那咱们不去太远的地方,就在这小区里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坐着,好吗?”
“好。”罗辑对他露出笑容,两人向着居民楼后面的一片小林子走去,“要是能再搞到点酒就更好啦。”罗辑的语气有种低落的、丢失了一切的轻松。
“可惜不会有。”史强耸耸肩,“且不说你现在最好不要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社会秩序恢复不了那么快,咱们就是买也不知道上哪儿买啊。”
史强和罗辑在林子前那片稀疏的草地上坐下,周围静悄悄的,嘈杂的人声被阻隔在他们前方的居民楼里。
更安静的是罗辑。史强扭头看了他一眼,已经坐了一会儿了,他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罗辑支着腿躺在草地上,胳膊枕在脑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黑漆漆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该弄些酒来的。史强暗想,喝点酒没准儿能帮他说出想说的话。现在罗辑只是闷闷地看着天脸上不带任何表情,那眼神倒很有几分低落。这让史强没由来想到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但这次史强不知道任何可以去提示或启发罗辑的信息,也找不到话题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身旁的小草在夜晚的微风中轻轻晃动,时间在这片静谧中缓缓流逝。
罗辑忽然坐起身来,“看,萤火虫。”他指着半空中悠然飞过的一个小亮点。
史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哦,还真的是。真想不到现在还能看到萤火虫。”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又有几只萤火虫从他们眼前飞过。今晚夜空找不到一颗星星,却在地上看到了萤火虫,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它们是星星落在地上化成的——当然,肯定也是不遵守黑暗森林法则的、善良无害的星星。经过了大低谷的摧残,地球的生态环境几乎被破坏殆尽,人类社会的总人口减少了一大半,这种只能活动在盛夏的小生命却顽强地存活了下来。那几只“小星星”正怡然自得地飞舞着,想必不可能明白这一天内地球经历了什么。
“我记得小时候每年暑假都会去捉萤火虫,装在一个玻璃瓶里,晚上睡觉时就摆在窗台上,一扭头就能看见。”罗辑微笑着回忆道,那些远去的、金色的岁月似乎让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些。
“嗯,我当时也是。我老家在农村,到了夏天萤火虫才多呢,在河边一群群的飞着,可漂亮了。”
“唉,大史啊,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或许是这些萤火虫触到了罗辑的心事,他终于肯把心中郁结说出来了,“我想到了任命面壁者的那天。那时候人们对我们几个寄托了多大的希望啊。可你看看,我们现在一个个都落到了什么下场?自杀的自杀,被砸死的被砸死,希恩斯变成了什么样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是最幸运的人了……当时谁能想到会有今天呢?”
“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荒唐,”罗辑自嘲地笑笑,“我竟然有点自责。”
史强无言,等着他把话说下去。
“他们三个花费了多少心思,付出了多少代价,最后都惨败了。我觉得人类也是一样,制定了长远的计划,组建了宏伟的军队,牺牲了英勇的战士,那么殚精竭虑、那么运筹帷幄、那么奋力抗争前赴后继的……最后谁都逃不过命运,我觉得这真悲哀。”
“你看,今天人们那充满希望的样子,他们还不明白水滴封锁太阳意味着什么呢。我能猜到接下来他们会让我做的事,但我真看不出来那会有什么意义。我们四光年外的邻居都能把人类置于此等境地,谁知道黑暗的宇宙里还隐藏着什么敌人?”
“就像这些萤火虫……”罗辑伸手在前方挥过,“再怎么努力,它们的光也照亮不了黑暗森林。也没有萤火虫能活到秋天。”
“你这些话,”史强缓缓地开口,“又让我想到了今天下午提到的那两个知识分子。当时他俩比你绝望多了,我就指着田里的蝗虫告诉他们,人类从来没有战胜过虫子。”
“那你现在还这样想吗?”罗辑问,语气里带着一丝嘲笑与凄凉,“你还觉得虫子是不可战胜的吗?”
史强沉默了。任何人在理解了宇宙的真相后,思想不可能没有一点变化。萤火虫活不过秋天,想要抗拒自然规律本身就是一种愚蠢可笑的行为,何况那规律或许还是可以由人任意改写的。觉得虫子不可战胜,也许恰恰就是虫子弱小无知的最好体现。
“我不知道。”半天,史强终于开口。他没有直接给出否定回答,罗辑不禁有些惊讶。
“我只知道,经过了斗争而被消灭,比毫无挣扎坐以待毙,要强得多。就像战死的士兵比投降的士兵更有尊严,斗争过的虫子也是值得尊敬的虫子。”
“就算觉得尊严这东西没有实际意义,也许,在虫子奋斗的过程中进化出了一种适应能力更强、飞得更快的新品种,那种新品种就能活下来呢?”
“你说得没错,萤火虫的光是照亮不了黑暗森林的。但是,它们能让宇宙里多出一点点亮光。哪怕是一点点,黑暗森林也不像原来那么暗了,对不对?”史强伸出一只手,手指微微向内收拢,那里有只恰好飞至他身旁的萤火虫,“至少,它能够照亮这儿啊。”
罗辑一愣,这番话使他陷入了思考。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伸出自己的手,学着史强那样把手指向内收拢,对上了史强的。他们的指尖微微相触碰。两个男人在静默中凝望着那只萤火虫,它在他们手掌构成的小小空间里轻柔摇曳。这朵脆弱的、梦幻般的萤火安静地明亮着,也把一种无言的力量传递到他们心底。而他们周围,点点微光悠悠飞舞,似乎想在自己转瞬即逝的生命里,更多地照亮他们。
半晌,罗辑放下手,那只萤火虫也随之飞走了。他站起身,“大史,我们回去吧。”


End.


灵感源自熊木杏里的《萤》,那真是一首非常凄婉动人的歌啊……
正剧向,所以cp向的情节很少……
大概就是想写,知道水滴封锁太阳之后,罗辑真的觉得没有希望了,人类玩完儿了,但是大史帮他重新领会到这一切的意义,所以他才获得了精神力量并且开始思索下一步的威慑计划……的故事。其实这也是我对于三部曲中人类的抗争与结局的想法。

之前和 @夙愿  一起画/写了微博上看到的cp问卷!
虽然夙愿酱已经写完了 但是我画得实在太慢了!……所以就分着发啦(也希望能缓解一些摘抄的刷屏吧……)

p1p2是看图写文
p3是神经冰的时候
p4是问卷无关的 上次不小心开出来的小车♂(请确保点开时背后无人)

希望大家都能get到史罗的好!!!

问卷:
1-写/画(下同)最普通的日常
2-无责任撒糖的时候(正在画)
3-悲伤又绝望的时候
4-深井冰的时候 ✅
5-色气的样子
6-写手来写这对cp的一段文字,由画手来配图 (正在画)
7-画手来画这对cp的一幅画,由写手来配文字 ✅
8-最后送给画手/写手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画吧! ( /// ) 文我已经收到了!她会发到她的lof上的,我还没画呜呜呜……

【史罗】平原与群山

忍不住转载,我觉得不管萌不萌这对,只要看过三体都可以看看这篇😭好久没有看同人看到哭了,实在是太感人了。虽然原著中对于抵抗时期只是几笔带过,但是夙愿酱写得真的好细腻,温柔与坚毅的两个人都写得栩栩如生😭

夙愿:

暗沉夜色里,简单线条勾勒出的山脉染上了更浓重的深色,如同几百年前那样安然伫立在沙化的华北平原上。这些石山更加贫瘠了,连最顽强的植被也在此绝迹,一阵夜风轻轻扬起少许沙粒,似乎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从来没有生命出现在这个荒凉的地方。


而在这岩石山深处,却保留着人类活动的痕迹。那是几座废弃的、石头搭的平房,零星地分布在曾被称为“村庄”的地方。其中一间透出微弱的光。


“我们已经被智子发现了。妈的,这地方都能被找到。” 史强放下手中的电话,转过头俯视着坐在身旁的椅子上的人。紧接着他笑了笑,“不过也不奇怪,毕竟咱们当年经常在这一带活动。难怪智子会往这里找。”


罗辑点点头,神态如常。这个消息没有给这位年过百岁的老人造成任何惊慌,他只是抬起头望着史强。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治安军已经被通知到了,一大群人正带着武器往这儿赶。咱们的人也在路上,现在就是一个比谁更快的问题。好在,”史强又咧嘴笑了,“毕云峰刚刚告诉我,这一片儿还没有探测到任何敌人的人员或设备,咱们目前还是安全的。不过,稳妥起见,咱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在这里等待他们。”他恢复了谨慎的神色。


罗辑继续点点头。


“只是,毕云峰还说,”史强的声音低了下来,像是在说一件很艰难的事,“前来的营救人员数量很有限,只能转移一小部分人,这里的其他战士,怕是难以逃过敌人的屠杀了。”


罗辑垂下眼帘,眼里闪过一丝痛惜。谁都明白,这“一小部分”意味着哪些人。他们两个就要抛下这里羁留的其他战士们了,这是他们十分不愿意的。可是他们也明白,在这样敌强我弱的艰难局势下,他们的生命承担着更重的责任,为了这责任他们要选择活下去。


随后两人没有继续交谈。史强拉过一把椅子,在罗辑的身旁坐下,他随意地转过头,正好对上了罗辑的目光,两人都没有移开视线,他们就这样一边凝视着对方的面容,一边静静等待着电话送来新的消息。


自从罗辑离开了执剑人的职位,他们之间的很多时光,都是在这默然相视中度过的。小屋的光线昏暗,望着史强那不甚清楚的脸,罗辑再次想到了自己刚刚来到地面的那天。


 


 


 


电梯的钢门缓缓打开,罗辑独自走出了威慑基地的大门,温热的晚风迎面拂来,已是黄昏时分,映入眼帘的是久违了的夕阳,在这片淡淡的金光中,世界看上去依旧宁静而祥和。他转头向远方望去,天地交界处赫然出现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这不祥的事物与似乎将永远持续下去的太平盛世显得格格不入。


那孩子果然威慑失败了。


与自己预料的结果完全一致,这件事没能在罗辑心里激起任何类似于震惊或愤怒的情绪,他开始平静地思考自己接下来将要去哪里。只是现在的夕阳,看上去却多了几分柔弱与凄凉,这惨淡的余晖,似乎是在纪念刚刚逝去的威慑纪元。


“罗辑!”


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罗辑的思考,他抬起头,看到了面前那个不该出现、但又似乎只有他会出现在这里的人。中年男人那身深棕色的皮夹克在夕照中反射着黯淡的光,他脸颊上还挂着没刮干净的黑色胡茬,见到了罗辑,男人露出了再熟悉不过的、有些粗傻的笑容。


是史强。


“走吧,直升机在前面等着我们。”史强向罗辑伸出手,带着他向前方走去。这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就像两人事先商量好了一样。


罗辑任由史强拉着自己,他没有疑惑史强为什么会来接他,也不去想史强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当然更不可能怀疑面前的人会不会是假扮的——史强的气质是别人装不出来的。他甚至没有因两人还能重逢而过分惊讶和激动,也许是因为他潜意识里相信,无论世界和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史强总会以不变的样子来迎接他。现在他就在自己身旁,罗辑只感到了一种久远的、已经很陌生的、被保护的安心感。


“罗辑先生!”一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人从不远处的直升机前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离罗辑还有好几米远就站定深鞠一躬,“您辛苦了!太好了,您能平安地出来!”他喘着气、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罗辑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名字,他叫曹彬,罗辑在执剑人候选人的名单里见过他。这个曹彬给罗辑的感觉是个聪慧、冷傲、城府深的人,见到自己竟会让曹彬激动成这样,罗辑完全没有想到。


“我们一早就预见情况会变成这样,今后世界会大乱的,这里就要首先开始了……我们快上飞机吧,这儿不能久留。”曹彬的情绪平静了一些。


罗辑和史强坐在直升机的后排座椅上,曹彬启动了他们面前的屏幕,直升机很快起飞了。屏幕上出现了其他几位执剑人候选人,都是罗辑在名单里见过的。这几位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身份各异的男人,脸上的神情却不约而同的一致:急切过后的如释重负、敬重与钦佩、见到了一直给予自己信念之人的安心与坚定。他们纷纷对罗辑表示了敬意与感谢。


“……更加详细的情况,之后会给您具体介绍的。也拜托您了,史强先生。”最后,有人这样说道,那是毕云峰,罗辑后来才知道他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共事。但罗辑没能一下子明白他那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这你们放心。没人比我更了解罗老弟了。”史强笑着回答,同时伸出一只胳膊,越过座椅,揽住了罗辑的肩膀。


屏幕上的几人大为震惊,不单单因为那个称呼,更因为这样的肢体动作。他们无比仰慕和敬畏的、只敢憧憬不敢接近的、开创和维持了威慑纪元的真正面壁者、意志像钢铁一般坚硬的战士、手握两个世界生命的神明,就这样由一个普通的公元人随意地搂着肩膀,而他本人对此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好像那是他们之间常有的事。


当然,事实的确是如此。


屏幕关闭了,随着图像和声音的消失,直升机后座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真正地只剩下史强和罗辑两个人。相逢的喜悦并不是不存在,对于罗辑而言,它只是迟到了一会儿。直到现在,罗辑才回过神来,欣喜和温暖悄悄地充盈了他坚硬的心,在这个时代还能见到大史,真是太好了。他转过头感激地看着大史,而史强正含笑望着他的眼睛。罗辑也想对他笑笑,但五十四年的不动声色面无表情,他的面部肌肉似乎失去了笑这一功能。于是他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抱歉的意味。


他的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明亮,史强心想。只是,其中增添了更多自己读不懂的东西。史强有些沮丧,但他更多地感到心酸。面前的人曾经爱说爱笑,和自己一拍即合;他曾经比自己年轻,是个单纯的人,还劝自己放下责任及时行乐;这双眼睛曾经深深地凝望着自己,在黑得看不见星星的夜里,史强亲吻过它们。


史强的笑容变得有些难过,他在安全带里探过身,凑近罗辑轻声说:“没事,以后我不会再冬眠,我们很快就会变得一样了。”


 


 


 


“……怎么会这样……你继续说……好,我明白了。”电话铃声再次打破了小屋的静谧,接听的史强好像听到了什么紧急而严肃的消息,他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在这微弱的光线中,他在罗辑眼里模糊成了一个粗壮的深色剪影。


通话结束后,史强转过身坐回罗辑身边,脸上带着少见的凝重。“一个坏消息。咱们的人刚刚探测到,在离这几座平房一定距离的圆环状范围内,分布着敌人的一种攻击型设备——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一带的。这种设备能探测到一定频段的电磁波,当强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会对它的来源进行攻击。但这个频段不包括人体自身的辐射,也就是说,它在单独的人体面前就是一瞎子。我也不太懂技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罗辑点头,他的眼神告诉史强,自己明白了。


“所以呢,来救援的直升机只能等在那个最近距离之外,没法直接来到我们身边。我们必须自己赶到直升机那里,而不能携带任何通讯设备。好在咱们在平房里不会受到影响。”


“他们赶到时,会通知我们的。”


尽管罗辑早已是个波澜不惊的老人,情况的险恶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老弟,你说,要是咱们今天真的结果在这儿了怎么办?” 也许是因为注意到罗辑神态的变化,史强换上了一副轻松的口吻,“我倒觉得也不错,我这大半辈子都是在华北平原上度过的,我喜欢这个地方。”随即他笑着拍拍罗辑的肩膀,“别当一回事,我说着玩儿的。”


罗辑却也笑了,微笑里透着超然。他的眼神在说,我同意你的想法。


史强一愣,这笑容让他陷入了回忆。


 


 


 


地球抵抗运动开始之际,战士们面对着罗辑,站成整齐的队列,他们因食物匮乏而面黄肌瘦,但他们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坚定不屈的光。罗辑站在他们面前,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但他的炯炯目光,已经把强大的精神力量、人类最后的尊严传递给了战士们。史强站在他身后,默默注视着这个挺拔的背影,这个他一直欣赏、敬佩的人。这是地球抵抗运动中唯一一次大规模集结。更多的战士从未见过罗辑,但罗辑已成为一种信念,深深烙印在他们心上。


史强和罗辑向来亲密无间,而现在,史强作为罗辑最可靠的保护者、罗辑和旧时代唯一的联系,他们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两人总是一同出现、一同行动,诸如吃饭睡觉之类的生活琐事,两人自然也是在一起。周围的人从未对此感到奇怪或不妥,这不仅是因为当下的两性关系和同性关系已和公元纪年大为不同,更因为这看上去的确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令抵抗运动指挥官们惊喜的是,史强不仅能很好地保护罗辑这个精神领袖,由于他个人在二十世纪中越战争的经历,史强常常能对作战方案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


罗辑不时有种感觉:自己正悄然无声地变化着。过去的五十余年里,他的眼睛时刻直视着另一个世界的敌人,他就像一柄时刻准备着出鞘的利剑,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而现在,他目光所及的是自己绝对信赖之人,再也不用顾忌威慑度的问题。曾经承担过人类历史上最重责任的脊背,现在依旧挺得笔直,但罗辑却觉得,自己正在一点点地放松下来。一次,大史对自己说话时,忽然看着自己,笑得特别开心,眼神里还带着几分欣慰,伸手用力捏捏自己的肩膀。


几秒钟后罗辑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听着大史说话,不知不觉地笑了。


史强偶尔会发现,自己短暂离开罗辑的时候,罗辑会悄悄地做一件事。史强一过来,他就立刻停止了。罗辑的嘴一张一合,是在练习说话吧?可是为什么要背着史强呢?直到有一天,史强无意中看清了罗辑的口型:那竟是自己的名字!罗辑一直在练习说自己的名字!一个人生下来,说出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呼唤父母;而沉默了五十余年的罗辑,第一个想要说出口的名字是他史强,这是多么沉重的分量啊。史强百感交集,眼眶也酸涩了,他转向一旁的窗外,想让自己受到强烈震撼的心平静下来。


而罗辑却一直没有成功。一次,史强不经意般地对他轻声说:“别太勉强自己。”那语气里的心疼还是流露出来了。


罗辑似乎明白了大史说的是什么。他站在原地,有些失落。


 


 


 


“他们到了。”史强放下电话,“老弟,我们该出发了。”


史强和罗辑关掉了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他们走出了房门。夜色凝滞着,漆黑的天幕上一颗星星都找不到。


“有件事儿,”史强有些为难地开口,“直升机所在的位置离咱们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敌人又很快就要到达这里了……我背着你跑去吧。”史强的语气小心翼翼,他知道罗辑虽年过百岁,却依旧步伐稳健,他只怕自己这样的请求会伤害罗辑的自尊心。


罗辑犹豫了两三秒,随即重重地点头。他明白,这样紧迫的时刻,更重要的是什么。他很配合地用胳膊攀上史强的脖颈,史强稳稳地跑了起来。


微凉的夜风不知从何处轻轻拂来,夜色中群山的轮廓以均匀的速度向后移动着。望着四周,明明时刻存在着敌人突袭的危险,罗辑却有种莫名的安定感,这种感觉有些熟悉,似乎曾在此地经历过。


两人一路无话,他们和外界彻底切断了联系。滤去了纷乱的电磁波,现在,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身边唯有彼此可以依靠。其实这似乎隐喻着变化无常的人生,时代的巨浪把纤细浮虚的人际关系像轻飘飘的沙粒一样冲刷去了,最后如同礁石般和自己站在一起的,也只有那一个人。


前方的视野开阔了起来,他们就要离开山区,来到山区与平原的交界处。远远望去,前方平坦的沙地上有光亮出现,在漆黑的夜色中勾勒出己方直升机的形状。


“咱们就快到了!”史强兴奋地说。或许是他的神经因此稍稍放松了些,又或许是四周的景色也触碰到了他的内心,史强感慨道:“你看,这平原与群山,几百年来一点儿都没变。”


罗辑心头一动,他忽然想起来了,这里正是他当年独自迎接水滴的撞击的地方!更早的时候,他也曾带着幻想中的人儿在此地游玩。而现在,镜花水月的、梦境般的她早已远去,他也老了,只有史强的后背依然宽厚,可以为他挡下所有的危险,也可以稳稳地承载着他的重量。


罗辑心潮激荡,他把自己的脑袋凑近史强的耳朵,强烈的冲动促使着他张开嘴,说出那个他一直渴望说出、练习了很久、但从未成功过的名字。


“大史。”


这声音很微弱,和罗辑印象里自己的音色也大为不同。史强身体一颤,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因此他的脚步丝毫没有放慢。但他还是忍不住把脑袋微微偏向声音的来源,毕竟他太渴望听到罗辑的声音了。


罗辑停顿了几秒,然后以同样轻微而陌生的声音说出了自己从未练习过的第二句话。那是他此刻的心声。


“像你一样。”


 


 


 


End.


------------------------------------


最近把原著里关于这两个人以及他们单独出现的地方都认真地看了一遍,感慨很多。他们对彼此的意义太深了,太重了,我都不知道他们对彼此意味着什么了。真的就像那句话所说的,“大史是全宇宙对罗辑最好的人”


虽然同人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但我真的好想大史能陪着罗辑一直到最后。我挺喜欢这个脑洞的,可惜自己文力不足,写不出他们美好而深刻的感情。当然我很清楚这篇文里有许多不科学的地方,比如那个神奇的仪器啊啥的……大家就不要在意了_(:3」∠)_


我爱史罗,史罗使我快乐。

我似乎突然明白了这些悲伤的来源。毕竟他只是一个纸片人,而且还是那种不为生动感和真实感而生的纸片人。我知道作者笔下的人物都是重大概念与点子的人物化代表,但也许这就是命吧,我恰恰是因为那一点点似有似无的真实感而沉迷其中。


而我又爱那个她们太久了,被喂得太饱了,她们是那么鲜活生动,演员本人永远都像太阳一样散发着温暖。所以,我以为已经不会再被什么角色或cp戳中,但是我错了。我就像他一样,爱上了一个幻影。可是我真的很难过,因为我的画力,我的想象力,我的阅历与生活与思想深度都不足以让我去把他和他补全成活灵活现的人。 画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在面对这样的爱的时候还是那样无能为力,这让我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感到自责与后悔。不过也好,半吊子这么久,终于因为他们恢复了时刻动笔画画的欲望。


虽然我也希望能像是在别的坑一样,或者像我在热度榜上看到的几年前的那样,到处都是高质量的粮与讨论,但可能因为我学的就是用户体验,我深知有些东西不能强求,但我愿意等。因为,有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宅男还在组织着做动画,有个在魔都的国际团队还在筹备着舞台剧,有个被骂了多年的游戏影视公司还没彻底抛弃手里的版权。即使是我爱的她们的名字,虽然现在在百合圈是无人不知,但谁又能想到当初微博ship这一对的不超过五个人。也许有一天,阳光也能照进北极圈呢。


可能是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弱了,太缺爱了,即使到现在我也非常非常渴望别人的认可。我知道自己很菜,所以不管是谁,我都无比珍惜每一个红心每一个推荐,珍惜所有用心产粮、至少和我一样想过如何更爱他们的作者,无论水平如何。这里好冷,冷到我都对自己的脑补产生了怀疑,但至少热度还提醒着我也有人知道他们、喜欢他们、而且未来有可能有更多。
谢谢所有看我画画的人。


没忍住还是加上了tag,毕竟既然摘抄也敢这么干,那我这一点点感想应该也可以吧。

这是一条 躺在联合国静思室铁矿石上发出的消息。

更一波最近的摸鱼

P1 太阳系社会主义兄弟情♂
P2 太阳系社会主义少校与物理学家
P3 太阳系社会主义夫妻情
P4 银河系外星小姐姐在线撩妹(你够了

喜欢这个cp还有一个原因可能真的就是 太心疼罗辑了 多希望能有一个人能一直陪他
一方面对大刘不给大史定结局感到怨念 一方面又十分感激 到大移民为止也好 守一辈子也好 我至少还能在原作留出的那些空白里安慰自己

感谢这位小画家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到贺图真是太开心了!(旋转跳跃) 罗老师好臀♂

士多皮:

老哥生日快乐! @囧木Cheese
反正美国时间还没过!(你)

来拉票应援了~今天B萌大史出战啦——!!在男子A组! 望盆友们能pick这位警察叔叔⬇️
三体角色能参加萌战真的不容易了!! 希望大家能多捞捞顺便卖安利T-T
之后的图是教程!也可以直接扫p4的二维码投票
还有欢迎加入B萌应援群:794385560 可以来调戏神游哦

我为首页添肖根!
可算是能发了——! 之前给哲学组画的手机壳上架啦 还有流沙的版本~
天使根x恶魔锤了解一下 其实早就画好了 现在终于能发了

链接:https://m.intl.taobao.com/detail/detail.html?id=572139616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