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木Cheese

Root x Shaw / 三体 史罗 / 喜欢平面的UI狗

【三体腐向】最近的一些摸鱼

强迫自己用medibang练描线 抛弃上色后我真的太菜了唉

最后一张有参考哈哈哈哈

❤️

小熊猫抱南瓜:

抱歉,又要来占Tag了……

尝试了N次,才想起密码的抱抱来了!

这次是带着余本上架的链接来哒!

这里是余本的链接→神奇的链接

注意哦!余本套餐只包含两本说明书+一张产品图纸+一组工具哦!并且售价为90元!

本次余本将会随机掉落色纸卡(图二所示,盗一下另外一只小熊猫的返图)
和代理姐姐合作的裸眼3D光栅卡也上架啦~不来看一看吗?→神秘的链接

提醒一下哦,换装贴纸和绝密产品图纸是参加预售才会有的哦!但是还有很少很少的余量,我们决定把它们加入代理姐姐的超满足福袋大礼包啦!大家可以试着去验血~

依旧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欢迎repo~

日常消息更新基本上在微博,所以欢迎来微博找我呀!→项目经理抱抱的微博

公主们不需要水管工!!

(怎么感觉有点像frozen)

(不管了 我觉得库巴这样和碧琪很配~)

【p1腐向擦边球注意】

继续填史罗cp问卷坑 文字均来自 @夙愿  

实在是太饿了!饿得我都下海了!!……虽然在画完的一瞬间这就已经是黑历史了……我这么多年来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可是我实在是太想看他们睡♂一起了!

p1色气的样子
p2 p3 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p4 p5是之前的摸鱼 是穿过大低谷广场那里

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都能get到史罗的好!!!

问卷:
1-写/画(下同)最普通的日常
2-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3-悲伤又绝望的时候
4-深井冰的时候 ✅
5-色气的样子✅
6-写手来写这对cp的一段文字,由画手来配图 (正在画)
7-画手来画这对cp的一幅画,由写手来配文字 ✅
8-最后送给画手/写手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画吧!✅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图献给  @夙愿 感谢一直互割腿肉呜呜呜

突然就很想画黑白 好喜欢这句诗T---T 

其实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缓慢填问卷的坑wwww

胡言乱语罢了。 就突然觉得 啊 好空虚啊 除了认认真真磕cp割腿肉 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打心底让我高兴起来的事情

现在想想 都到大四了 还是不能脱离磕cp支持自己的精神 还是有点惭愧的
我也无法保证我能在坑里呆多久 但是我现在画+做的一切 都是为了能至少在现在 多获得一些温暖和动力 我觉得上学期开始的时候本来都觉得 啊 实在是没有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了!原本磕的cp毕竟real过了头 可以说我脑补的空间都不多了 感觉自己也不会跳什么新坑。但是我错了……史罗给我的内心重新带去了一片星空。

所以我抓紧一切机会给冷坑续热度。
我知道我画得真的不好。毕竟,现在画得好的人太多了,所以,我这种人体连及格水平都达不到的人,还不如高中美术生的平均水平,在网络画手里真的算底层了,这辈子也赶不上那些比我更年轻/更有天赋/更喜欢画画的年轻画手……即使这样,居然也能收获大家的喜欢,实在是太幸福了。每次想到这里就开心得想哭,我何德何能收获这么多红心和回复。虽然我知道这种简单的满足感是不利于提升画技的。

我有的时候会问自己:你在肖根坑不开心吗,出了那么多本子,微博上毕竟发点牢骚都有人回复,不应该感觉非常满足吗?但实际上,有的事情不管我无论多努力多投入,都弥补不了某部分内心的空虚。
我最开始画肖根是五年前,也就是刚高二的时候。到高三集训的时候真的是,完全当作精神支柱了。可是那个时候真的是画得不好,从二次元画风转到欧美,对我这种几乎没有基本功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任何尝试都像灾难,但是我真的真的太喜欢她们了,所以还是画了下去。

我特别喜欢Meme(“模因”,或者说就是中文里的额“梗”,但这个翻译并不准确)这个概念,从意思上来看,就是文化传播中像基因一样的东西。一个概念,一个梗,一个作品或者cp,如果没有人继续为它产出和传播,就会像生物一样满满消亡。所以我一直觉得,具有一定形式的创作,比如动画/mv/同人本,都会使meme变成一种有骨架的生物。尤其是同人本这样同时具有大信息量和实体的形式,即使在cp或作品过气后,哪怕仅仅是停留在人们的书架上,也具有维持meme不消亡的能力:因为当人某一天再次翻开它,当时热爱的感觉,购买时激动的感觉,看到cp互动时兴奋的感觉,都会被回想起来。
(Nora准备本子的时候刚好在6.1后面的那个暑假。她当时说,感觉出本也没有意义了,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

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如果能给这样一个刚开始有起色的cp做同人,如果能和我喜欢的大大们一起出本子,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情啊!这也是我撑过高三最大的动力之一。

好不容易艺考完了,成绩好得像个奇迹,成了我18年以来最大的一个成就。可是就在高考前两天我才知道,我没有办法像说好的那样和大大们一起出本,一切都戛然而止,又让我觉得自己非常可笑。不好细说,总之,出于各种原因,之后也没再不可能有机会了。

所以我没办法了,我除了成为主催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我做了,而且做了很久。重度社恐,和来自家里对我取向怀疑的巨大压力,都撑过去了。可是高三时那种,因为我弱,因为我不会沟通,因为我性格不好,因为我负能量导致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高考后的暑假经常好不容易睡下然后想到这个事情,就忍不住哭起来,然后爬起来画画。

所以,对于三体,任何能让自己的喜爱沉淀下来的机会,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了。能被人喜欢,被人看到,是我最大的幸运。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好好产粮,我就不会出坑。所以上次去上海玩,我也死皮赖脸地去游族勾搭了神游,就是为了能距离他们更近一点……

之前两个月更新不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花了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去(试图)画三体画集的稿子。
其实算起来已经被连续拒稿三次了,我觉得编辑已经被我的脸皮厚度刷新了世界观,即使这样我也非常幸运地验证了自己的设想:1-临近截稿时间一定会有画手拖稿,2-完成度的要求是首位,画面效果其次。于是,没想到真的在最后一刻通过了,如果我真的能见到大刘,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安利我三给他,然后给更多画手安利史罗。

这两天还差点把史罗相声的广播剧给奶出来了,可惜原来罗辑那位CV不能参与,可是光是神游提出来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更不用说那么多羞耻的gay里gay气得图他们都真的会转发。

啊,明明只是比别人家纸片人更虚幻的纸片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呢?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俩人放到三次元,就一个是吊儿郎当的我校教授,一个是看着像黑社会的中年大叔,全都是我得绕道走的类型,可是这种恰到好处的真实感真的太难得了……

只要我还有能力,还有人陪我,我就会继续产出的。毕竟,相遇是多幸运的一件事啊。我做不到像大家那样爱“画画”本身,因为我动笔的目的,始终都是让我爱的他们/她们出现在我面前。

没想到我真的在九月前画完了!!🎉
三体女子全员 基本有名有姓的(有推动剧情的)都画上了 部分形象参考了我三里的皮肤…有几个太酱油了不太好认 全都能认出来的话 做个朋友吧⁄(⁄ ⁄ ⁄ω⁄ ⁄ ⁄)⁄

刚入坑的时候就觉得 @Sergeant Owl 大大写的面壁梦超级可爱!我觉得史罗这样接地气的本土cp真是太适合讲相声啦 就画了这张XD

(加了那种老电视机的效果 不知道lof压图后效果如何2333)

【史罗】萤

谢谢夙愿酱带来的这么好吃的粮T-T 合作画图真是太开心了 再看一次突然又觉得如果真的是配三水他们看蝗虫 而陪罗辑时看的是黑夜中的萤火虫 还真是浪漫又心酸啊😔

夙愿:

这是和 @囧木Cheese 一起写/画的问卷的第八题❤
——————————————————————
趁着史强去停车的功夫,罗辑抬起头环顾着黑夜里的新生活五村。居民楼上,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又重新亮起了暖色的光,想必一个多小时前那群拜倒在他脚下的人们已经回到了他们本该在的地方,就像他说的“所有人都回家吧,回到正常的生活”。那两个要求能这么快变成现实,实在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走吧,今天发生的事可真够多的,估计你累坏了。”
罗辑站着没动,看着史强向前走了几步后发现没人跟上来,他有些奇怪地回过头。
“大史,我有点不想回家,咱们能不能在外面再待会儿?”
听到这话史强有些诧异,他张张嘴,忽然注意到罗辑的神态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心想他可能还有什么话憋着没说,“行。那咱们不去太远的地方,就在这小区里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坐着,好吗?”
“好。”罗辑对他露出笑容,两人向着居民楼后面的一片小林子走去,“要是能再搞到点酒就更好啦。”罗辑的语气有种低落的、丢失了一切的轻松。
“可惜不会有。”史强耸耸肩,“且不说你现在最好不要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社会秩序恢复不了那么快,咱们就是买也不知道上哪儿买啊。”
史强和罗辑在林子前那片稀疏的草地上坐下,周围静悄悄的,嘈杂的人声被阻隔在他们前方的居民楼里。
更安静的是罗辑。史强扭头看了他一眼,已经坐了一会儿了,他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罗辑支着腿躺在草地上,胳膊枕在脑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黑漆漆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该弄些酒来的。史强暗想,喝点酒没准儿能帮他说出想说的话。现在罗辑只是闷闷地看着天脸上不带任何表情,那眼神倒很有几分低落。这让史强没由来想到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但这次史强不知道任何可以去提示或启发罗辑的信息,也找不到话题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身旁的小草在夜晚的微风中轻轻晃动,时间在这片静谧中缓缓流逝。
罗辑忽然坐起身来,“看,萤火虫。”他指着半空中悠然飞过的一个小亮点。
史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哦,还真的是。真想不到现在还能看到萤火虫。”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又有几只萤火虫从他们眼前飞过。今晚夜空找不到一颗星星,却在地上看到了萤火虫,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它们是星星落在地上化成的——当然,肯定也是不遵守黑暗森林法则的、善良无害的星星。经过了大低谷的摧残,地球的生态环境几乎被破坏殆尽,人类社会的总人口减少了一大半,这种只能活动在盛夏的小生命却顽强地存活了下来。那几只“小星星”正怡然自得地飞舞着,想必不可能明白这一天内地球经历了什么。
“我记得小时候每年暑假都会去捉萤火虫,装在一个玻璃瓶里,晚上睡觉时就摆在窗台上,一扭头就能看见。”罗辑微笑着回忆道,那些远去的、金色的岁月似乎让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些。
“嗯,我当时也是。我老家在农村,到了夏天萤火虫才多呢,在河边一群群的飞着,可漂亮了。”
“唉,大史啊,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或许是这些萤火虫触到了罗辑的心事,他终于肯把心中郁结说出来了,“我想到了任命面壁者的那天。那时候人们对我们几个寄托了多大的希望啊。可你看看,我们现在一个个都落到了什么下场?自杀的自杀,被砸死的被砸死,希恩斯变成了什么样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是最幸运的人了……当时谁能想到会有今天呢?”
“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荒唐,”罗辑自嘲地笑笑,“我竟然有点自责。”
史强无言,等着他把话说下去。
“他们三个花费了多少心思,付出了多少代价,最后都惨败了。我觉得人类也是一样,制定了长远的计划,组建了宏伟的军队,牺牲了英勇的战士,那么殚精竭虑、那么运筹帷幄、那么奋力抗争前赴后继的……最后谁都逃不过命运,我觉得这真悲哀。”
“你看,今天人们那充满希望的样子,他们还不明白水滴封锁太阳意味着什么呢。我能猜到接下来他们会让我做的事,但我真看不出来那会有什么意义。我们四光年外的邻居都能把人类置于此等境地,谁知道黑暗的宇宙里还隐藏着什么敌人?”
“就像这些萤火虫……”罗辑伸手在前方挥过,“再怎么努力,它们的光也照亮不了黑暗森林。也没有萤火虫能活到秋天。”
“你这些话,”史强缓缓地开口,“又让我想到了今天下午提到的那两个知识分子。当时他俩比你绝望多了,我就指着田里的蝗虫告诉他们,人类从来没有战胜过虫子。”
“那你现在还这样想吗?”罗辑问,语气里带着一丝嘲笑与凄凉,“你还觉得虫子是不可战胜的吗?”
史强沉默了。任何人在理解了宇宙的真相后,思想不可能没有一点变化。萤火虫活不过秋天,想要抗拒自然规律本身就是一种愚蠢可笑的行为,何况那规律或许还是可以由人任意改写的。觉得虫子不可战胜,也许恰恰就是虫子弱小无知的最好体现。
“我不知道。”半天,史强终于开口。他没有直接给出否定回答,罗辑不禁有些惊讶。
“我只知道,经过了斗争而被消灭,比毫无挣扎坐以待毙,要强得多。就像战死的士兵比投降的士兵更有尊严,斗争过的虫子也是值得尊敬的虫子。”
“就算觉得尊严这东西没有实际意义,也许,在虫子奋斗的过程中进化出了一种适应能力更强、飞得更快的新品种,那种新品种就能活下来呢?”
“你说得没错,萤火虫的光是照亮不了黑暗森林的。但是,它们能让宇宙里多出一点点亮光。哪怕是一点点,黑暗森林也不像原来那么暗了,对不对?”史强伸出一只手,手指微微向内收拢,那里有只恰好飞至他身旁的萤火虫,“至少,它能够照亮这儿啊。”
罗辑一愣,这番话使他陷入了思考。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伸出自己的手,学着史强那样把手指向内收拢,对上了史强的。他们的指尖微微相触碰。两个男人在静默中凝望着那只萤火虫,它在他们手掌构成的小小空间里轻柔摇曳。这朵脆弱的、梦幻般的萤火安静地明亮着,也把一种无言的力量传递到他们心底。而他们周围,点点微光悠悠飞舞,似乎想在自己转瞬即逝的生命里,更多地照亮他们。
半晌,罗辑放下手,那只萤火虫也随之飞走了。他站起身,“大史,我们回去吧。”


End.


灵感源自熊木杏里的《萤》,那真是一首非常凄婉动人的歌啊……
正剧向,所以cp向的情节很少……
大概就是想写,知道水滴封锁太阳之后,罗辑真的觉得没有希望了,人类玩完儿了,但是大史帮他重新领会到这一切的意义,所以他才获得了精神力量并且开始思索下一步的威慑计划……的故事。其实这也是我对于三部曲中人类的抗争与结局的想法。